明代徵明-明代书家写行草书可小可大-昌都新闻

                                  • 时间:

                                  费德勒退出法网

                                  第一個現象關乎明代的總體狀況。明代是一個楷、行、草特盛的時代,篆、隸雖有書家嘗試,但遠不足與楷、行、草爭衡。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明代書家寫行草書可小可大,小如日常的書信、文稿,大如丈二長軸,皆能縱情如意;楷書則特擅小楷,不能大楷。如文徵明、王寵、黃道周諸家,小楷皆極精工古雅,大楷則極為少見。若王鐸,小楷古雅有則,大楷則生硬非常,雖別有拙樸之趣,但畢竟無法和小楷與行草書相提並論。董其昌是一個特例,大楷和小楷的水準並無明顯落差。從宏觀上看,似乎可做一個判斷:明人不擅大楷。

                                  圖:王鐸臨古帖軸有明一代,書家輩出。前有「三宋」與「二沈」,猶以宋克雅有古意。中有文徵明、祝允明、王寵為代表的吳門書派,汲古出新,不讓元賢。後有徐渭、董其昌、張瑞圖、黃道周、倪元璐、王鐸、傅山諸家,如百花盛開,絢爛之極。筆者解讀明代書法時,有兩點困惑常於腦海中縈繞不去,特在此表出,期待能夠就教於方家。

                                  究竟是什麼造成了以上兩個現象?

                                  另一個現象關乎王鐸。王鐸傳世作品以行書和草書為主,他喜臨閣帖,有大量臨古之作傳世,自運之作亦數量眾多。對於行書而言,無論條幅還是橫幅,皆既有臨帖又有自運。對於草書橫幅,亦既有臨帖又有自運。唯獨草書條幅,只有臨帖之作,而無自運之作,偶有見者亦甚為可疑。似乎又可做一個判斷:王鐸在條幅上寫草書時,只臨帖不自運。

                                  今日关键词:刘真被曝病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