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式创作-其实数字绘画就是信息时代的一个新的画种-nba体育新闻

  • 时间:

彭于晏过海关被罚

第二環節主持人王志剛談到,數字繪畫藉助數字軟件、繪畫板、觸摸屏,形成了新的一整套繪畫工具,但其背後的思維邏輯、運轉過程都是億萬級的數字運算,它超越了模擬世界的繪畫直接性,是一種以數字運算轉換人類行為的新介質,故它的新穎與潛在性都激發了人類的想象和探索。數字繪畫自此誕生,全世界的藝術探索者、先行者以飽滿的熱情投入到探索數字繪畫的新圖式、新觀念的歷史潮流中。數字繪畫將是藝術史的邏輯發展,也是藝術史的必然去向。因此,數字繪畫即是基於計算機虛擬交互生成的藝術形式,也是具有和保留了繪畫本體的筆觸及視覺特徵。繪畫如何在數字時代被激活是我們藝術從業人員所要思考的問題。

新介質、新圖式、新觀念——首屆數字繪畫實驗藝術展

投稿方式郵箱:digitalpainting@sina.cn

曹茂超:白盒子藝術館有十年的歷史了,在這十年當中一直保持着開放多元的形式,我們有相當一部分的藝術家是通過多媒體通過數字藝術作為一種創作方式來呈現的。比如繆曉春的確是在數字藝術、數字繪畫方面做出了重要的一步,他不僅僅是在軟件或者是電腦計算方面生成一個圖像,他是把圖像轉印在二維平面,然後在用手工填充顏色,這是把數字藝術以及繪畫手段融合在一起,這是一個新的繪畫方式,我覺得這種創作方式可以稱之為數字繪畫。而像大衛·霍克尼的創作方式是更便捷的輸出方式,我覺得繆曉春老師是基於他本身的數字創作一直在進行影像藝術創作,以及在做非常前沿的技術探索,所以說他的數字創作、數字繪畫可以稱之為一以貫之的創作,並不是我們當下處在了數字時代他受到了影響才這麼做,這是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藝術創作方式。

一山先生在總結髮言中談到:經過下午三輪的討論,我覺得有一些爭議性,大多數的意見是正面的積極鼓勵數字繪畫的推動,另一方面也有對它的技術性、精神性,包括展示方式、市場流通等可能也有一些質疑。我覺得這是正常的,說明這是一個新興事物,有質疑的東西就是新生的東西,所以我們希望大家用積極的、鼓勵的、樂觀的態度去推進這項工作。

當然因為時代的變化,科技和信息的發展,對從事繪畫創作的藝術家而言,在電腦這方面會有很大的影響,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是更多的80后或者90后更多的年輕藝術家,因為他們所接觸的對於電腦或者科技的信息攝入面更廣,所以他們對技術的研究可能也會更多。在這方面來說,我覺得他們可能在從事繪畫領域這塊,有了他們自己新的一些嘗試,或者說更多的一些研究。就像貢布里希說的「沒有藝術,只有藝術家」,藝術家要通過作品來表達,或者要呈現藝術家的思想,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面。

協辦單位:亞洲藝術、新浪當代藝術

聯繫人:王老師 13124722947 張老師15101130219

發佈會現場Q1 如何定義數字繪畫?第一環節主持人遊藝談到,人類進入21世紀以來,隨着計算機技術、網絡技術和數字通信技術的高速發展與融合,藝術的方式也被極大地拓寬,產生了具有聲光電的數字交互藝術、數字繪畫藝術、數字影像、數字雕塑等。藝術的數字化的趨勢正滾滾而來,尤其是近幾年的沉浸式藝術展,華麗的展示效果和全方位的感官體驗,極大的刺激了作為單一視覺的繪畫,如何讓繪畫在數字技術的助推下成為信息時代的藝術語言,成了這次活動的目標和方向。

李裕君:在我看來,我們今天所談的數字繪畫更重要的是繪畫本身,而非數字,那麼數字的概念可能更多的是在技術層面。所以作為不同藝見的負責人來說,我覺得其實不管是怎麼樣的一個媒介來呈現,我們本身更多看到的是藝術家來創作這個作品本身要表達的,就像這次徵集展覽主題一樣,新的圖式新的觀念,可能這是我們更關注的。

我想在這裏特彆強調,就是繪畫的物質依憑這一點隨着時代的變化而演進的,比如說原始時代給我們留下的藝術是彩陶,這個就是陶加上火煅燒以後形成的那樣的一些陶器,給我們留下來了,標志著原始時代的藝術的水準。那麼藝術再發展它就不是彩陶了,變成青銅器了,青銅器就是在春秋戰國時代是一個代表性的一個器皿,也是代表性的藝術,但是它用的材料是什麼呢?是青銅。再往下發展漢代的磚和石又成為繪畫的瓶頸,再往下發展像帛,絹、紙等等藝術發展和過去發展就不一樣了,這些藝術的發展就可以看到中國的水墨畫,文人畫能夠發展到一個又一個的高峰,它的憑藉就是那張宣紙,筆墨,這幾種物質加在一起形成了水墨畫特有的品質,這是在油畫裏面找不到的品質。

展覽時間:2019年9月1日—9月15日

反過來說西方的油畫它在油畫的特殊材料裏面找到的是油畫的品質,我們可以看到隨着時代的不同發展,到了今天我們看到又一個新的品種誕生了,我們用不着毛筆,也用不着任何的顏色,只有一台電腦,在屏幕上你可以畫出各種各樣的圖畫來,可以使用各種各樣的色彩。所以這樣的一個新的品種對我們來說,我們就可以在這個新的領域裏面做出一些新的探索和嘗試,這些探索和嘗試就可以使我們能夠在別的畫種裏面找不到的那樣一種新東西,所以它的價值我覺得正是在這裏。

王瑞廷:數字繪畫與我們普通的繪畫最大的差異就是它的虛擬功能,這個是傳統繪畫所沒有的特殊功能。儘管它可能呈現的方式是手工的,但是圖像的生成是由電腦完成的,這是數字繪畫與非數字繪畫的一個重要的差別。數字繪畫重要的特徵還是用質量算法,用數的計算機成像原理完成的,如果是手工的繪製僅僅是手工變成了電腦的輔助工具,這是我們要特別確認的數字繪畫的特點。

主辦單位:有藝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但是我們這個主題又要把數字跟繪畫結合在一起,這裏面就隱含着一個問題。我們討論藝術材料,比如說油畫、雕塑都是一種材料,後來因為杜尚的出現,又走向了物,只是物不是材料,就是這個材質轉向了任意物,杜尚基本上也不去繪畫。後來到1960年代開始,所謂的組合式繪畫,包括現成品繪畫,就是能不能把繪畫跟物性做一個結合,繪畫在中間可以跟物結合,這個已經在做了。可是現在數字時代不是一個物,是從雕塑傳統的材料到物性的另一面不需要製作,最後到數字時代。比如說AI,AI在電腦裏面做,都不是物,也不是繪畫,現在更徹底的一個挑戰還不是現成品的挑戰,數字時代的一個挑戰比杜尚的挑戰還要徹底,如果是在虛擬空間裏面做之後,比如說用算法的運算之後還可不可能有繪畫的可能性,我覺得這是很大的挑戰。

徵集時間:2019年5月1日—8月15日

第三環節主持人張長收談到,在今天,科學與藝術的聯繫如此緊密,史無前例;科學技術的變革對藝術的影響和改變全面徹底,前景未知。數字繪畫相比傳統繪畫在美術史的發展階段還處在萌動與發生過程,但發展迅速,其未來的壯闊令人憧憬,不可否認傳統水墨和油畫等繪畫媒介在當下依然有其自身的獨特優勢。我們舉辦數字繪畫實驗藝術展,一方面是因為數字繪畫是過往任何時代未曾出現的一種新介質、新畫種,是探索未知視覺世界的利器。另一方面期許這次活動能促進它的發展,激發藝術家、科學家、實驗室工程師、程序員、數字繪畫工具使用者等都來摸索、嘗試這一繪畫方式,來豐富、想象、充實、探索數字繪畫的未知的可能性。那麼我們邀請兩位藝術機構的嘉賓,他們都舉辦過與數字藝術相關的展覽,我們希望再具體化探討一下如何看待數字繪畫在當下的發展。

Q3 如何看待數字繪畫在當下的發展?

從左至右:首屆數字繪畫實驗藝術徵集展執行策展人王志剛、著名藝術批評家、策展人夏可君博士、著名藝術批評家、策展人段君博士

聲光電的交互是技術生成法,但它沒有繪畫的基礎,不需要繪畫,它只要在百度裏面搜各種圖案編程就可以完成,這個缺乏了繪畫的本體性,所以我們一定要推數字繪畫這件事,否則我們的繪畫再往信息時代發展就走不下去了,如果繪畫不在信息時代展現它,那就是對這個時代的不尊重、不敬畏,我們應該去擁抱信息時代的繪畫。

Q2 繪畫如何在數字時代被激活?

賈方舟:剛才一山先生已經把數字繪畫的基本概念說清楚了,其實數字繪畫就是信息時代的一個新的畫種,應該說它就是繪畫畫種裏面的其中的一個畫種。比如說國畫、油畫、水墨畫,過去叫國畫,現在叫水墨畫,油畫,版畫、水彩畫,水粉畫等等,各種畫法我們命名它的時候有一個基本的東西,就是物質,它是根據用油畫來作畫叫做油畫,在版上刻我們叫做版畫,數字繪畫作為一個品種,它是一個新媒體,是一種新的方式和新的媒介,這個媒介不同於所有過去的畫種媒介。

其實相對於數字繪畫而言,數字動畫是帶有實踐性的、聲音的、四維空間的,數字繪畫它還是靜態的,而電腦最大的優勢是它的動態性、時間性、四維空間性,加上它的聲音這種因素的應用。所以當時那個時候沒有在數字動畫之前舉辦數字繪畫展,就是因為專門從事電腦繪畫的人即使在今天仍然是相對比較少的,所以我們希望可能通過我們現在這次的數字繪畫展,能對中國的數字繪畫有一個推動,甚至帶有一個引導性的作用,所以我對展覽也抱有期待。

從左至右:首屆數字繪畫實驗藝術徵集展執行策展人張長收、不同藝見藝術中心執行館長、策展人李裕君,白盒子藝術館副館長、策展人曹茂超。

第三個方面,我們現在所處的全球化時代,它是一個數字化的時代,在不到30年的數字藝術的發展過程中,在整體的藝術史上中國與西方沒有拉開太大的差距。它是有一個龐大的基礎,以及相對扁平化的範圍之內進行發展的,所以我覺得整體來說,其實是看好數字藝術,但是它會呈現一種螺旋式上漲的方式。

展覽地址:成都許燎源當代藝術館

一山:數字繪畫是數字藝術中的一個方面,我在幾個大學講數字繪畫課的時候曾談到,數字藝術裏面的種類分為:第一是數字交互式藝術,就是聲光電、多媒體藝術,第二個是數字影像,包括攝影、數字動漫、數字雕塑。還有人機交互的人工智能計算機繪畫,這個算不算數字藝術?還是智能藝術?暫時還沒有界定,其中涵蓋了數字繪畫。那麼數字繪畫的定義,我的看法是以繪畫性為本體,以數字技術為輔助,能產生更多的數字時代新的繪畫語言的一種新的畫種。這兩者的1+1就會交互出更多新的可能性。

我想結合數字繪畫思考的是數字繪畫是一種媒介還是一種範式,可能這兩種都不是。我一直以為繪畫真正的死亡還是一種主體的死亡,把繪畫作為表現世界,它失去了信息,這時候是它的主體和精神的死亡,這個是我所理解的。所以我想強調的是數字繪畫它的主體或者它對於世界的信心或者它觀看的角度在什麼地方。數字繪畫不是媒介也不是範式,重要的還是在於主體的精神,這個主體與傳統繪畫裏面的主體並沒有巨大的區別,只是利用了我們這個時代的技術特性。但是這個方面肯定還是很開放的,一定要去運用這個時代的技術,但是它不是反映時代,而是要去反省時代,或者從外部去看這個時代,或者從另外一個角度去警醒我們這個時代。當我們抓住這個藝術跟新媒體藝術的區別,包括線性結構,所有傳統繪畫裏面的概念跟它有一種對抗的時候,我覺得才能夠把數字藝術提升到一個更高的高度。

夏可君:數字繪畫到底是在毀滅繪畫,還是帶給繪畫的一個機會,我想可能這是一個挑戰。因為數字繪畫的出現或者數字媒體的出現,是有一個挑戰,本雅明在1935年去面對電影大量出現的時候,他說繪畫時代的古典內容結束了,都有某種崇拜價值。尤其是攝影的出現,他說19世紀的攝影還有一點餘韻,但是1935年的電影基本上是大眾文學,包括電影的出現,包括數字時代,已經遠遠超過他們那個時代的機械複製時代,靈韻更加沒有了,從銅板到古板一直到攝影的印刷,化學數字,一直到機械電影的複製,最後到我們這個時代根本就不要化學產品,根本就不要按時處理,只是作為圖像漂浮在虛擬空間裏面,哪裡還需要手的維繫,我覺得這是一個挑戰。

本次徵集展策展人一山先生以及三位執行策展人遊藝、王志剛、張長收等組委會成員邀請了眾多嘉賓出席並參与討論,嘉賓有:著名藝術批評家、策展人、中國藝術批評家年會名譽主席賈方舟,著名藝術批評家、策展人、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外國美術研究室主任、研究員王端廷,著名藝術批評家、策展人夏可君博士,著名藝術批評家、策展人段君博士,不同藝見藝術中心執行館長、策展人李裕君,白盒子藝術館副館長、策展人曹茂超。

學術論壇主持:王春辰執行策展人:張長收 王志剛 遊藝

發佈會海報2019年6月27日下午3點,「首屆數字繪畫實驗藝術徵集展」新聞發佈會在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報告廳舉行。本次新聞發佈會圍繞「如何定義數字繪畫」、「繪畫如何在數字時代被激活」、「如何看待數字繪畫在當下的發展」等主題展開討論。

策展人:一山評選委員會:賈方舟、王春辰、童雁汝南、何桂彥、許燎源、傅文俊

據了解,本次徵集將截至2019年8月15日,展覽將於2019年9月1日-9月15日在許燎源當代藝術館舉辦。

支持媒體:雅昌藝術網 、鳳凰藝術、大公網、人民網、新華網、海南衛視、藝術市場、書畫頻道、hi藝術、藝術國際

承辦單位:許燎源當代藝術館

段君:第一個是繪畫與藝術史的問題,在中國並不是太純正。可能我們知道,大家都對繪畫的死亡或者繪畫已死是西方從60年代以來強調過程、強調觀念的這些觀念藝術開始出現之後,好像只有在80年代出現了一個德國的回潮,當時帶動了整個繪畫的回潮。我覺得這首先是一種媒介,就是繪畫作為一種媒介的死亡。第二種死亡是一種範式的死亡,我們永遠都是講某一段繪畫或者某一種範式的繪畫死亡了,比如說德國新表現也是一種範式,包括一種語言、一種創作方法。

另外一個藝術創作方式更重要的是,當今青年藝術家的創作方式,比如說80、90后這些藝術家,他們處在數字時代,他們的創作是受數字影響在推動,所以他們很自然地就會被數字技術以及所謂時代的風潮吸引,所以他們的創作會有很明顯的傾向性。

從左至右:執行策展人遊藝、策展人一山、中國藝術批評家年會名譽主席賈方舟、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王端廷

今日关键词:巴西2-0阿根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