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办理-若此客户在其他银行有6万元信用卡授信额度-东兴新闻

                                    • 时间:

                                    山东国企煤矿事故

                                    2019年1月份,有信用卡用戶反映遭遇銀行下調授信額度,甚至在沒有違規套現和逾期的情況下,遭遇降額。在這背後是監管已經注意到銀行信用卡跑馬圈地式發展中的過度授信風險。

                                    銀行信用卡過度授信問題或將得到控制。

                                    除了非法中介的誤導,相關信用卡發卡銀行是否存在對小王和陳某的申請材料審核不嚴格、濫發信用卡的問題?每日經濟新聞報道稱,近年來,銀行信用卡作為轉型零售的重要業務,快速發展,各家銀行信用卡中心競爭激勵,為了搶奪市場、拓展用戶、激勵用戶分期消費,在跑馬圈地式發展中過度授信。

                                    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9月中,銀保監會北京監管局曾在官網公布過銀行信用卡過度授信,導致消費者權益受到侵害的案例。案例顯示,剛大學畢業的小王實際月收入僅有3000多元,卻申請到了多家金融機構的高額信用卡,授信總額度高達80萬元。在透支百萬余元后,小王資金鏈斷裂。

                                    特華財經研究所研究員韓曉宇向時間財經表示,近年來,銀行業績壓力較大,而個人消費金融是對銀行業績貢獻不可忽視的部分。銀行對分期考核任務和激勵都比較大,信用卡分期手續費較高,可以增加客戶黏性。銀行或其員工在追求業績的過程中,可能會與分包公司合作開展信用卡業務,操作上可能存在部分漏洞。另外,徵信系統等也一定程度上會影響授信額度的審核質量。

                                    公開資料顯示,所謂「剛性扣減」,是指銀行在給信用卡持卡人授信額度時,必須扣除該持卡人在其他銀行已獲得的額度。比如,銀行核定某位信用卡用戶授信額度是8萬元,若此客戶在其他銀行有6萬元信用卡授信額度,則該家銀行辦新卡授予的額度最高應為2萬元。

                                    隨後,小王又陸續通過小張申請了好幾家金融機構的信用卡,授信總額度高達80萬元。積累已久的消費欲如開閘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在透支百萬余元后,小王資金鏈斷裂,本人的收入和家庭狀況根本承擔不起這麼高的還款金額。

                                    10月10日,銀保監會發佈《關於開展銀行保險機構侵害消費者權益亂象整治工作的通知》稱,目前銀行業營銷宣傳中存在的問題之一,是部分銀行有意針對低收入人群開展信用卡業務,發展高風險用戶。比如,過度向沒有還款能力的在校大學生營銷信用卡,額度管控不審慎;為資信狀況不佳或已有多頭授信的客戶發放高額額度;過度營銷分期業務等。

                                    不少非法中介通過偽造收入證明、財產證明等方式,幫助目標客戶獲得超過其償付能力的授信額度。作為代價,非法中介會收取信用卡額度5%-20%的手續費,一張額度2萬元的信用卡,就要支付其1000元-4000元的手續費。部分消費者被短期利益蒙蔽,不惜支付巨額中介費用,以達到辦理大額信用卡的目的。

                                    每日經濟新聞報道稱,在小王案例中,小王之所以能順利拿到高額信用卡,原因之一是小張其實是專門替人辦理高額信用卡的非法中介。

                                    6月底,南方都市報曾報道過類似事件,引發大量關注。5月28日,廣東珠海西區某小區內發現一女孩陳某燒炭自盡。在清理遺物時,陳某母親吳女士發現,月薪僅3000多元的陳某,名下卻有14張信用卡,經查實授信額度超過77萬。其中某銀行的欠款為14.67萬元,另一家銀行的欠款金額為25萬余元,14張信用卡合計信用卡欠款總額達到87.8萬多元。

                                    陳家屬方面表示,陳某的實際情況與以上說法相差甚遠。陳某自2010年中專畢業后,一直在珠海某律師事務所擔任律師助理,為基層員工。因其學歷低、不具有律師資格,無法進入律師所的編製,故編製掛在勞務派遣公司。

                                    關於過度授信,銀行不執行信用卡「剛性扣減」政策現象成為關注重點之一。上海銀保監局曾於2018年8月24日至10月15日對轄內19家主要發卡銀行信用卡「剛性扣減」監管要求執行情況進行稽核調查,並於2018年12月25日下發調查結果通報,提示部分銀行未執行「剛性扣減」監管要求、總授信額度風險控制措施不審慎等問題。

                                    陳某母親吳女士及其他家屬猜測,陳某很有可能承受不了超過87萬元的信用卡欠款,壓力過大導致燒炭自殺,並投訴到中國銀保監會。6月17日,中國銀保監會廣東監督局已經受理投訴。

                                    財新網稱,今年上半年,由於信用卡滲透率提升、不良風險抬頭,在部分銀行主動調整和監管收緊共同作用之下,銀行業信用卡業務的多項規模指標增速告別高增長。隨着監管趨嚴和風險抬頭,低收入人群的信用卡業務開始收韁。

                                    此外,7月9日,上海農村商業銀行由於為某申請人辦理信用卡業務時對申請人收入核定嚴重不審慎,被上海銀保監局責令改正,並罰款20萬元。

                                    在陳某事件中,陳某辦理信用卡所使用的徵信報告,存在偽造痕迹。南方都市報稱,在陳某徵信報告中,查到的首個職業信息記錄,工作單位是珠海某勞務派遣公司,單位地址是珠海市斗門區井岸鎮某村,職務為高級領導,該數據由某銀行廣州分行於2017年4月20日更新。

                                    近期,不乏銀行因信用卡過度授信被處罰的案例。據經濟觀察網報道,7月17日,上海銀保監局公開6張罰單,集中處罰銀行開展信用卡業務的違法違規行為。建設銀行、工商銀行、浦發銀行、上海銀行、招商銀行、興業銀行等6家銀行支行或信用卡中心被責令改正違法違規行為並罰款,罰款金額20萬元至40萬元不等,6張罰單總計罰沒190萬元。

                                    授信漏洞月薪3000的小王和陳某,是如何獲得高額授信額度的呢?

                                    陳某身份證顯示,其出生於1991年,生前在珠海某律師任職律師助理。珠海公安機關經過調查、取證,排除了他殺可能,認定陳某燒炭自殺,並出具了相應的死亡證明。

                                    5月20日,上海華瑞銀行也曾因對某客戶的授信集中度高於15%的法定上限被責令改正並罰款50萬元。

                                    多起案例上述案例顯示,小王在北京一寫字樓擔任前台工作,某信用卡中介小張來「掃樓」。 小張稱,自己「有路子」能幫小王申請到高額信用卡。果然,很快卡就寄到了,額度高達20萬。

                                    不過,第一財經日報報道稱,某銀行信用卡部門人士表示,並非每個地方都對「剛性扣減」有嚴格管控。即便有,對付「剛性扣減」是有辦法的。銀行可以給存量客戶升額,或是在辦卡時修改一下風控模型提高客戶的授信總額,比如客戶額度20萬且已經有4張5萬額度信用卡,則將其總授信額度調成25萬。

                                    在陳某事件中,為陳某辦理21萬余元授信額度信用卡的某股份制銀行表示,客戶在申請信用卡時,授信額度是依據家庭情況、個人收入、財產情況等確定,後期會依據客戶的還款能力、誠信度,經過客戶申請來調整授信額度。

                                    罰單內容顯示,建行信用卡中心、興業銀行信用卡中心、工商銀行上海市第一支行、招商銀行信用卡中心、上海銀行信用卡中心等5家銀行機構均存在為部分客戶辦理信用卡業務時未遵守總授信額度管理制度的問題,其中建行信用卡中心、興業銀行信用卡中心還被指出對部分信用卡申請人資信水平調查嚴重不盡職。此外,浦發銀行信用卡中心則涉及為部分客戶辦理信用卡業務時對申請人收入核定嚴重不審慎。

                                    10月10日銀保監會發佈《關於開展銀行保險機構侵害消費者權益亂象整治工作的通知》稱,本次整治工作以銀行保險機構自查為主,監管部門適時開展督導和抽查。銀行保險機構對機構自查和監管抽查發現的問題要逐一建檔立案,嚴格自查自糾,一次性問責到位。

                                    今日关键词:红黄蓝发布财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