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井完井-李中是我国海洋油气钻完井技术领域知名专家-丰台新闻

  • 时间:

拉塞尔受伤

我國深水鑽完井起步晚,關鍵技術長期被國外石油公司壟斷,無法實現南海深水油氣資源自主勘探開發。同時,深水鑽完井日費約100萬美元,單井費用超1億美元。

隨着海洋強國的建設,深海、深地都是未來的陣地,還有很多新的技術難題等着李中及團隊去克服。「沒有鑽完井人搞不定的事兒!」李中喜歡用這句話來激勵自己和團隊。

創新成果帶來的改變非常明顯:井下事故率由65%降至5%以下;一趟鑽完成鑽進、預斜、防碰三效一體作業,鑽井速度提高了162%;南海高溫高壓井平均鑽井工期由175天降至52天,費用降低70%。

愛國情奮鬥者「我不管是哪個國家的深水專家,這個理由都是不能接受的!如果繼續阻撓作業,可考慮就地解僱!」中海石油(中國)有限公司湛江分公司總工程師、教授級高工李中撂下了這句狠話。

敢於這麼說,並不是逞一時口快,而是因為他對深水油氣技術及水合物的性狀有着充分的了解。「在這個水深條件下,高壓低溫下噴出來的天然氣會快速地結合水,形成絮狀的水合物,穩定賦存深部水體中,絕不會上升到海面。」李中說,從趨勢來看,淺層氣噴涌是在慢慢變緩的。事實證明,李中的判斷正確。

李中是我國海洋油氣鑽完井技術領域知名專家,曾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長期工作在南海科研與生產一線,特別在海上高溫高壓、深水領域做出了創新性成果,使中國搶佔了世界技術制高點,顯著提高了我國海洋鑽完井技術的核心競爭力。

「我們雖然走了很多彎路,但正是這些彎路讓我們成長了起來,未來的路會走得更穩、更踏實。」李中說,自己非常幸運,面對的都是新技術、新難題,攻克了很有成就感。

什麼事讓他如此生氣?原來,對於前不久在作業的一口井,決策上遇到了巨大的阻力。這是一口水深超過1800米的超深水氣井,地質專業知識提示該井位有無法避開的淺層氣風險。目前,國際上對於深水淺層氣鑽井尚無有效的應對方式。如果處理不當,可能會導致船毀人亡。

李中認識到,提高深水鑽完井的作業效率是實現深水高效勘探開發的關鍵。於是,他帶領團隊向這一領域發起了衝擊。經過努力,他們首創了深水鑽井平台懸挂隔水管移位技術和多因素多節點模塊化測試技術,研發了深水防水合物水基環保型鑽井液體系,單井平均鑽井周期由65天降至34天,成本由7億元降至2.3億元。這一成果也打破了國外深水鑽完井關鍵技術壟斷,使我國深水鑽完井技術水平進入世界第一梯隊。

於是,李中就說出了那句狠話。同時,李中又進行了後續的決策:「不能停止,反而要在井位四周多鑽幾個領眼,徹底解決目標井位處的淺層氣風險!」

「井筒溫度高、壓力控制難、井壁易失穩」是制約南海油氣勘探開發的關鍵技術瓶頸。憑藉在一線鑽井平台多年實戰獲得的經驗,再加上對技術精益求精的追求,李中決定向這些困難進發,主持海上高溫高壓鑽完井關鍵技術攻關。

南海油氣資源量高達350億噸,但地處三大板塊交匯處,受板塊擠壓作用影響,成為全球唯一同時聚集了高溫高壓、深水、複雜斷塊三大世界級鑽完井技術難題的海域。上世紀80年代起,國外多家石油公司耗巨資在此鑽探,均以鑽井失敗而退出。因工程風險高、鑽完井成功率低,南海一度被業界認為是勘探開髮禁區。

9月24日,記者在李中辦公室的兩個多小時內,不斷有高校、科研院所、企業的技術人員來拜訪,交流技術問題、產學研問題。

李中的研究成果支撐發現了7個大中型海上高溫高壓氣田,建成了我國第一個海上高溫高壓氣田群(東方13),部分成果成功推廣至墨西哥灣、英國北海、印尼等多個海外區塊,直接經濟效益216億元。

「打領眼,把井位周邊的淺層氣釋放,放至能量衰竭就可以正常作業了!」李中經過一番分析研究后,作出了上述決策。

技術攻關的過程極其辛苦,李中和團隊人員不知道開了多少會、加了多少班、流了多少汗,每一天都是在忙碌中度過。但是,他們一直都在堅持,積小勝為大勝。2010年前後,他們逐漸對南海高溫高壓有了較為清晰的認識,並形成了創新成果,這些創新成果互相支撐,形成完整技術體系。

果不其然,鑽領眼時,淺層氣從地層噴涌而出。當時,鑽井平台上多位有深水作業經驗的外方專家和操作人員對李中的做法提出了反對,認為這樣非常危險,要停下來:「淺層氣可能會上到海面,鑽井平台有危險。要停止鑽領眼!趕快撤離井位!這口井要立即中止作業!」

今日关键词:林志玲婚礼彩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