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铺约翰内斯堡-非洲联盟委员会9月3日也对南非近日的暴力事件表示谴责-平乡新闻

                          • 时间:

                          垃圾分类新标准

                          「他們燒掉了所有東西,」來自孟加拉國的店主卡穆魯⋅哈桑(Kamrul Hasan)稱,「我所有的錢都沒了。如果(南非)政府支付我的機票,我會回到孟加拉國,」這位27歲孟加拉人還表示自己的店鋪每隔三到六個月就會遭到襲擊。

                          非洲聯盟委員會9月3日也對南非近日的暴力事件表示譴責。非盟委員會主席、乍得前外長穆薩⋅法基⋅穆罕默德(Moussa Faki Mahamat)發表聲明表示,南非政府應立即採取進一步措施,保證將肇事者繩之以法,非盟委員會將支持南非恢復法律和秩序的努力。

                          亞歷山德拉警方發言人倫格魯⋅德拉米尼(Lungelo Dlamini)表示,9月3日騷亂製造者的動機尚不明確。 「他們只是正在掠奪並利用當前局面的罪犯,」德拉米尼稱。

                          與非洲國家關係驟然緊張在南非近日一系列針對外國人的襲擊發生后,非洲各國政客也開始呼籲南非政府採取果斷行動,防止進一步的暴力事件發生。

                          次日,暴力迅速蔓延。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亞的一些暴力分子襲擊了當地的外國商人和勞工。約翰內斯堡附近的亞歷山德拉鎮也發生騷亂,武裝警察與青年民眾之間的衝突一直持續到第二日早上。

                          大規模的排外襲擊也引起了尼日利亞民眾的憤怒。尼日利亞青年麥亞瓦⋅阿德博拉(Mayowa Adebola)認為,對於在種族隔離時代給過南非重要支持的尼日利亞,南非人是「忘恩負義」的。

                          《衛報》報道稱,南非約翰內斯堡威特沃特斯蘭德大學的研究人員2016年對排外暴力現象進行了研究,結論是政治起了重要作用。

                          尼日利亞外長傑弗里⋅奧尼亞瑪(Geoffrey Onyeama)在推特上表達了對襲擊事件的憤怒,他認為這次襲擊針對居住在南非的尼日利亞人。

                          南非華人媒體《非洲時報》則報道稱,9月2日凌晨,兩家位於約翰內斯堡黑人區騰比薩的華人店鋪未能在騷亂中倖免,暴徒將店鋪中的物資一搶而空。

                          「我讀過曼德拉的《自由之路》。他在書中讚揚了尼日利亞在種族隔離時代像『哥哥』一樣對南非人民的支持。」阿德博拉表示。

                          據彭博社報道,尼日利亞總統布哈里已於9月3日派遣一名特使前往南非,並緊急召見南非駐尼日利亞高級專員,要求其保障在南非尼日利亞公民的安全。另據半島電視台報道,2015年,尼日利亞還曾在一系列針對移民的襲擊事件發生后召回了駐南非大使。

                          「我們收到了令人不快和沮喪的消息,因警察保護工作效率低下,南非的尼日利亞店鋪仍在遭到犯罪分子盲目的焚燒和搶劫。」奧尼亞瑪稱,「適可而止吧,阿布賈(編注:尼日利亞首都)將採取明確措施。」但他並未明確指出尼日利亞方面會以何種方式應對。

                          9月3日,原本繁忙的亞歷山德拉街道變得冷清,地上散落着石頭、磚塊、被洗劫的物品和用過的橡皮子彈。半島電視台報道稱,亞歷山德拉有二十幾家外國人和當地人擁有的店鋪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壞或洗劫,警方朝着投擲石塊的抗議者發射橡皮子彈。

                          根據英國輿觀調查公司(YouGov)與《衛報》今年5月聯合進行的一項調查,南非39%的民眾持有民粹主義觀點,在被調查的19個國家中名列第二,僅次於極右翼總統博索納羅治下的巴西。

                          約翰內斯堡大學泛非思想與對話研究所的尼日利亞學者阿德科耶⋅阿德巴久(Adekeye Adebajo)認為,近期發生騷亂的部分原因是許多貧窮的南非人在結束了種族隔離后仍然在遭受經濟上的挫折。

                          據印度財經媒體Livemint 7月報道,由於國內生產總值萎縮,南非的銀行業、採礦業和建築業都已出現大規模裁員的跡象。

                          南非警察部長貝赫基⋅希禮(Bheki Cele)也駁斥了一系列襲擊源於排外主義的觀點。「排外心理只是人們用來犯罪的借口,」希禮9月2日下午表示。「這不是排外心理,而是純粹的犯罪行為。」

                          薩達姆⋅馬來戈所經歷的,只是2018年在南非發生的139起針對外國人的襲擊事件之一。據「德國之聲」2018年的報道,幾乎每個月,生活在約翰內斯堡及附近一些小城鎮的非洲裔外國人都會成為暴力犯罪的受害者。許多當地人認為,這些外國人應為南非不景氣的經濟和高企的失業率負責。

                          9月3日,南非總統拉馬福薩在社交媒體上發表公開講話,對近日蔓延的暴力活動表示了譴責,並稱「任何南非人都沒有理由攻擊來自其他國家的人」。

                          拉馬福薩上述言論是因為近日南非接連發生針對外國人的暴力事件。據「德國之聲」報道,9月2日,數百人在約翰內斯堡中央商務區遊行,打砸店鋪、焚燒汽車和建築物,至少有70人被捕。另據半島電視台消息,9月3日,南非警方又在約翰內斯堡附近的亞歷山德拉鎮逮捕了189人。有5人在騷亂中遇難。其實,暴力襲擊自9月1日就已開始,並在此後數日不斷升級。

                          自1960年獨立以來,尼日利亞一直奉行「以非洲為中心」的對外政策,為非洲其他國家的獨立解放和反對種族隔離鬥爭事業提供了巨大精神及物質支持。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副研究員周玉淵2015年撰文指出,從20世紀80年代至1994年,尼日利亞在支持反對種族隔離鬥爭中的投入高達610億美元。

                          除了尼日利亞人,津巴布韋人也是南非的非洲移民中較大的群體之一,因而也成為了主要的襲擊目標。9月3日,津巴布韋政府發言人尼克⋅曼格瓦納(Nick Mangwana)敦促南非政府保護津巴布韋移民,同時也警告津巴布韋人謹慎前往南非。

                          「現在我們已經自由了,但我們並沒有真正受益於我們為之奮鬥的目標。」阿德巴久分析襲擊者的心理,強調這些針對外國人的襲擊反映出了南非底層人民的「怨恨」。

                          「前兩天有些路口封路……我昨天去為一個會議做同傳,歸途到一家中國餐廳,餐廳人員少於平常,據說很多人不敢出門。」在南非從事同聲傳譯工作的曹先生則認為,「華人的生活還是受到一定影響,只是我們不是排外的對象。」

                          經濟挫折與政治民粹化「聽說(這次襲擊)是因為很多地方大批裁員導致的。」傑克對澎湃新聞表示。在這個失業率超過27%的國家,裁員是極具政治敏感性的一件事。

                          這些暴力事件從未中斷,並於近日愈演愈烈。

                          「高層政治領導人在來南非定居的非洲人身上找到了一個容易攻擊的目標……事實上,排外民粹主義已經成為了一種危險的新興趨勢,導致了對外國人的襲擊。」 「Right2Know」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然而,國內的壓力似乎正在迫使他取消南非的行程。前總統候選人奧比⋅埃澤奎西利(Oby Ezekwesili)在推特上呼籲尼日利亞政府進行更加強有力的干預。

                          當地時間2019年9月2日,南非約翰內斯堡,當地爆發騷亂。視覺中國 圖

                          而在南非,針對外國人的暴力襲擊並非今年才出現。當反種族隔離運動領袖曼德拉1994年成為南非總統時,為擺脫飢餓,薩達姆⋅馬來戈(Saddam Mallego)從索馬里來到了這個「彩虹之國」,他在南非第一大城市約翰內斯堡開了一家商店,從此過上了新生活。然而,在2018年10月30日,一夥憤怒的暴徒洗劫了他的商店和住宅,一切都改變了——他傾注二十多年心血打理的店鋪變成了一片廢墟,交往多年的女友死於暴徒所縱的大火之中。

                          「排外心理只是犯罪的借口」近期一系列暴力事件源於9月1日約翰內斯堡的一次抗議活動。當時數百名南非民眾走上街頭,抗議毒品交易活動。抗議者將該國難以根絕的毒品交易現象歸咎於移民,他們要求移民離開,並開始襲擊洗劫「他們認為外國人擁有的店鋪」。

                          另一方面,一些南非政治家也被指責煽動了「非洲恐懼症」(Afrophobia)。據《衛報》報道,在近期的襲擊事件發生后,一個名為「Right2Know」的激進組織指責南非一些政黨的高級官員煽動反移民的情緒。

                          據「德國之聲」報道,尼日利亞總統穆罕默德⋅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原定於9月4日前往南非開普敦參加2019年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10月,布哈里總統還將對南非進行國事訪問。

                          據《大西洋月刊》旗下新媒體網站Quartz報道,自20年前種族隔離制度結束以來,被解放的南非黑人在經濟上並未取得進展。目前南非有一半人口生活在貧困之中,超過3040萬南非人——佔據該國55.5%的人口每人每月的收入不到992蘭特(約合人民幣476元)。

                          「由於沒有做出有效的回應,傷害和殺戮已經肆虐了太久。」 埃澤奎西利寫道,「與南非的雙邊關係陷入了困境,現在是時候坦白了。」

                          「這次襲擊主要是黑人對黑人的。」在約翰內斯堡生活了13年的南非華人傑克(化名)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採訪時表示,聚居在唐人街的華人基本未受到大的影響。

                          曹先生也表示,目前騷亂情況已基本平息。

                          此外,9月2日,在一名贊比亞司機在南非遭遇襲擊后,贊比亞官方表示憤慨。據贊比亞國家廣播電台(ZNBC)報道,贊比亞信息和廣播服務常任秘書長查恩達⋅卡索路(Chanda Kasolo)稱這些事件是「不幸和野蠻的」,並表示南非當局須「掌控局勢」。

                          尼日利亞與南非為非洲最大的兩個經濟體,長期以來一直爭奪地區影響力。

                          2011年南非人口普查數據顯示,過去十年中該國移民人數激增,數量已達220萬,其中79.6%為非洲黑人。

                          今日关键词:吴哥窟禁止骑大象